相关文章

北京“拉钩钩国际早教”突然关门 百余家长讨学费

    昨日,大郊亭中街,拉钩钩国际早教中心,地上堆放着拆除下来的儿童娱乐设施。这家早教机构关门停业,家长上门讨要学费。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

    新京报讯 (记者李馨)昨日,市民白女士反映,位于朝阳区大郊亭中街2号华腾国际内的“拉钩钩国际早教”突然关门,100余名家长预付的费用无法要回。

    40次游泳卡仅用4次

    昨日14时许,记者来到该早教中心,被锁住的大门上贴有多张公告,其中一张写道“现该早教中心面临破产,老板跑路”,落款日为2015年3月16日。

    白女士说,该早教中心成立约有5年,人气很足。2014年9月,她为孩子交了6000多元,购买了40次游泳卡及10次早教课程,没想到才游了4次泳,早教中心就关门了。

    昨日16时许,在房东的带领下,记者跟随多位家长进入已经停业的早教中心内,店内的各项设施仍在原位。多名家长表示,目前有24名学生家长拿到了全额退费,有近20人拿到了50%的退款。一名家长表示,有近200名家长没有得到预付学费的退款,在他们成立的微信维权群内,已加入147名家长。

    两任老板赔偿意见不一

    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中搜索“拉钩钩”后搜索到两家公司,一家名为“北京拉钩钩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”,成立时间为2009年11月,法定代表人为徐某,另一家为“北京拉钩钩教育咨询有限公司”,成立时间为2014年11月,法定代表人为吴某。

    徐某的代理律师柴女士介绍,“拉钩钩国际早教”由徐某经营到2014年11月1日后转让给吴某,在转让协议中写明转让后由吴某负责所有学生的课程。柴女士说,将和吴某联系,各拿出一定费用退还给家长。

    收购“拉钩钩国际早教”的吴某则表示,他经营3个多月后,发现早教中心存在多个问题,于是决定不再继续经营。他已将经营期间新办卡的20余名家长的学费退还,但接手之前的课时费不该由他负责。

    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认为,虽然该早教机构中间有转让行为,但在大多数家长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前一任负责人同家长签的协议要履行,要进行赔偿。